結束診所的實習後我在芬蘭悠哉了一個禮拜,我特別挑了一天,把烤好的巧克力布朗尼帶到診所請大家吃,畢竟這是傳統---離開的人一定要烘培一項東西!

我帶著蛋糕走進診所,卻發現大家正經圍在桌子旁,神情嚴肅討論事情,當然囉,我是聽不太懂芬蘭文的,在我開口之前我的指導老師搶先問我: 「妳是不是最近太愜意啊()所以是要回來幫我們做病人嗎?

大家都呵呵笑成一團。

「我忙著打掃家裡跟做蛋糕。」我老實的回答,要開始收拾在芬蘭的東西、準備回台灣的行李。

「你們剛剛在討論什麼?」我問。

「我們在討論要如何加強我們的知識。」指導老師說。

加強? 我頭上冒出許多問號,同時想到老師曾經如此讚美我:「台灣的人民是不是每個都跟你一樣,博學多聞?知道很多事情?

這句話讓我心花怒放很多天,而我也呵呵的笑著點頭回應老師。

「我們覺得自己的知識量還不夠,太少了,應該要辦個讀書會或什麼的。」老師嚴肅的回答我的問題,我聽到有點震驚,但又不算是意料外的事情。

我的老師常常接受國際學生,包含之前的德國學生,和來自台灣的我,那位德國學生,就是我之前常提到的Ben,他也是位知識豐富,對臨床有極大熱誠的治療師,在我們之前還有一位香港的學生。

也許在某方面,老師受到來自別的國家學生的刺激和鼓舞,深深覺得在學校所學的並不夠使用,所以他們開始想要精進自己。

看到老師們如此認真,我不禁想到台灣的治療師,在健保的體制下,很多治療師無法發揮他們的專長,但他們還是努力的進修,不計較成本的付出、學習,為的是給病人更好的治療和增加物理治療(Physical therapy)的能見度,然而,也有許多治療師,在工作的過程中慢慢地失去熱誠,在健保體制下過的很不快樂,厭惡這個體制,也厭惡整個大環境和只喜歡被動治療、沒有使用者付費概念的病人,於是他們停止了持續進修,畢竟,沒有動力,也沒有回饋,更沒有讚美。

或許是在像芬蘭這樣的地方,當治療師受到尊重,和民眾深深了解主動運動和治療的意義,還有當治療不再廉價、便宜、唾手可得,治療師才有那樣的動力和渴望,變得更好,學到更多,來協助更多的病人,但是我想,對於治療有熱誠的治療師,應該要像芬蘭的這些老師一樣,抱持熱情,繼續走下去,不管是創造自己的體制,還是離開這個環境,能夠看到自己的不足,和想辦法去改善它,這是讓一個專業能夠更好,並擁有自己一片天地的最好辦法。

一起努力加油吧,台灣的Physical therpapist! 讓自己是最好的身體治療師、徒手治療師和運動治療師!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