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快要結束。

 

一早起來打開那箱塵封一年的行李,機場貨運的味道慢慢的飄出來,留有乾掉水跡的雪靴、豹紋耳罩、在Estonia買的小矮人長帽、Gore-tex大衣的內裡羽絨衣、長版洋裝、紳士帽、四條圍巾,還有一雙陪我實習一整年要壞掉的牛津鞋。

 

一年了,整整一年,整整一年離開妳,我無力的坐在地板上,想要哭,卻又覺得要好好的整理,我收起氾濫的回憶,著手分類每件衣物。

 

我鼻子嗅聞拿起的衣服,多半是在飛機貨艙中的味道,少許幾件有冬天的味道,那零下二十度的嚴嚴寒冬,我還記得,在雪地裡,我拖著行李笨重的向前,腳上的雪靴吃力的踩在每一層厚重如沙發那般高的雪堆,一步一步緩慢的前進。

 

或多或少,那吃力的模樣,預言了未來的每一步,要走得這麼賣力,走過堆雪,走過寒冷,走進那北極圈內。

 

再一步一步走出來。

 

我將一件件衣物放一邊,將不該帶去的放另一邊,去蕪存菁,我熟稔的評估每一件衣服、褲子和裙子,記憶是我唯一的標準---這件衣服或褲子在那裏常穿嗎?這件衣服我會繼續穿嗎?

 

在保留和割捨之間,我記得每一件衣物、每雙鞋子、每條圍巾的來和去,他們是誰送的、他們在哪裡買的、為什麼當初我會選上它,每一件,每一雙,每一條,都是我精挑細選過的。

 

我不太能容忍一件不完美的衣服、鞋子或是圍巾。

 

在購買前,我會先列出清單,寫出順序,在各個地方,購物中心、路邊小販、網路或家裡附近的小店,開始一一的觀看,不是安靜的如一隻貓那樣,而是不斷地問問題。

 

「這在哪裡產製的?

「主要的布料是什麼呢?

「為什麼會設計成這個樣子?

 

然後不停的嘗試,從那一件穿到另一件,再到下一件,試了大約十幾件,才會慢慢的確定,哪一件適合自己。有時得在兩件之間,猶疑不定,有時得在一件之下,深思熟慮。

 

遇到非要不可的,也不會馬上買下來,大概會等個幾個禮拜,當我還朝思暮想那件衣物,大抵非買不可了。

 

那無法容忍不完美,和不斷的嘗試,逐漸從挑選衣物,慢慢一滴一滴的像是鏽蝕鐵塊那樣,侵蝕我的人生,某個層面來說,它保護了我,免於後悔、難過和受傷,從另一層面來看,它也限制了我,我必須花費更多的時間、精神和體力,去面對這樣的嘗試,一樣又一樣的嘗試,然後找到更適合自己的。

 

但是,或許這就是我吧。

 DSCN325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