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363 (2)

 

人到了哪裡,仍舊帶著自己的過去和習性,遷徙到異地。

 

在芬蘭,我依舊拿著台灣帶去的手帳,手帳上有早上7點到晚上23點,這是台灣設計的周記本,也是我使用一年多、價格親民的筆記本,每個小時都有固定欄位,清清楚楚的。

 

我把每個小時都填滿,盡可能的填滿,有空格的地方我就打電話給朋友,或透過臉書、電話,問朋友要不要和我碰面,或者查詢學校舞蹈課程的時刻,把要學習的舞蹈課程寫在上方,或者把新的食譜抄寫下來,巴不得快點練習,或者問其他同學論文實驗的時間,我得去觀看、學習。

 

有時我下定決心,要查期刊,就到學生村裡的P大樓,刷卡進入讀書室裡,使用學生帳號和密碼登入學校的電腦,開始查詢期刊,有時一查,渾然忘我,忘記吃飯,連續看了三四個小時,徹底迷失在期刊的世界裡,等到回神,才知道自己肚子餓了。

 

上課上整個早上,下午做實驗,結束後上健身房兩個小時,煮飯半個小時,吃飯一個小時,洗澡一個小時,上網三十分鐘,看書三個小時,早上和晚上行程都排的滿滿的。

 

廚房牆上有一個時鐘,是我希臘室友阿特米斯擺放上去的,很簡單、明瞭的那種,指針和時針走的聲音很大聲,我一邊煮飯一邊看時間,一邊切洋蔥,一邊把奶油丟入平底鍋內,瞥了一眼時鐘,又匆匆忙忙的從冰箱裡拿出胡蘿蔔。

 

義大利朋友愛麗莎就住在隔壁S大樓,她有次到我家廚房坐在餐桌上,看著我煮飯,純粹跟我聊天,因為我煮的食物總是富有蔬菜,愛麗莎很討厭蔬菜,她唯一會吃的蔬菜是櫛瓜,長的有點像是小黃瓜的那種。

 

「我看妳連煮飯時也不得閒著,壓力挺大的樣子。」愛麗莎忍不住說。

 

我嘗試放鬆肩膀,覺得他們又緊又痛,「其實,煮飯是我唯一比較能夠放鬆的時候。」我比較平常自己肩膀的緊繃程度和煮飯時,或許是放鬆一些,但還是無法完全鬆懈,稱不上是完全的放鬆。

 

「看妳煮飯,就讓我緊張兮兮。你無時無刻都在盯著時鐘看呢。」愛麗莎托住下巴,搖搖頭,我把雞肉倒入平底鍋,和甜椒、洋蔥、胡蘿蔔混合在一塊兒,並倒入大量的咖哩粉。

 

「其實我停不下來。」我坦承,縱使煮飯的時光讓我稍稍放鬆,我還是無法忘記煮飯後的行程,查資料和報告,我對自己的自律和自制感到驕傲,同時我也非常的難受,因為我實在很難找出真正的放鬆的時間。

 

軍人式的生活,一天接著一天,像是天生的、被推上軌道一樣的行星,日復一日的繞著太陽旋轉,規律、有節奏、不停紙,彷彿我生來就是這樣,沒有任何例外的,一天延續另一天。

 

然後我仔細回想,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小學的時候?中學的時候?還是高中的時候呢?

 

大概是中學的時候開始進入這種行星模式吧? 乖乖把制服紮進裙子裡,繫上皮帶,頭髮剪到耳朵左右的高度,開始大量的咀嚼有趣又無聊的課本,被安穩的放在緊湊的日子裡,規律的考試、八小時上課、眾多補習,沉浸在書堆當中,一開始強迫自己必須閱讀,隨後愛上閱讀的內容,驚奇連連,大概就是那種好奇孩童的適應與調整,把自己的性格抹平,變的無聲無息,不斷吞入知識,再不停的從嘴中吐出,偶爾消化不良,偶爾消化的非常良好。

 

軍人式的生活有八成是過去生活所給予的,兩成是自己的性格,原本隨心所欲的性格被漸漸捏造成一板一眼,尤其在時間上,更是無法接受任何彈性,連生活過得非常規律的芬蘭朋友也忍不住說:「你的生活也太忙碌、緊湊了,晚上要休息啊!休息!休息!妳不休息怎麼走更遠的路?

 

休息講的容易,做的很難,特別是對我這種已經忙碌成習慣,不忙反而覺得全身不對勁的人來講,要休息,的確是要特別在行事曆上標註,而且不能只寫兩小時,要括號整個晚上,或是一整天。

 

於是,在2013年即將接近尾端,我買了芬蘭的手帳筆記,每天的行程一樣可以一覽無遺,可是時間只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除了怎麼找也找不到到晚上十一點的手帳,再來是真的該好好的調整這軍人式的作息,找回身體的自我時間與意識,了解身體和心裡到底想要的是什麼跟當時後想要的是什麼。

 DSC_0365 (2)

DSC_0368 (2)  

(這本只到下午六點,就不考慮了!)

然後,別再無時無刻的看鐘表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