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想要有一個人願意當我的避風港,我也好想要當一個人的港口,然後,我會用最大的力量去愛著他、保護他,作他生命中最後一個陪伴他的人。






---------------------------------------------------------------------------------------------------------------------------------------------

跟室友聊的東西越來越多,甚至幾個人一起狂笑、拍櫃子,其實我們四個在某些方面都很像,才能把很多事情談開...而且,我發現我,越來越誠實。
誠實啊,其實有很多面向,應該是說,現在的誠實面不一樣了,也許是不再去想過去的一些事情,過去的幾首詩,或是一首歌...
「妳會有憧憬嗎?」
「不,很早前,我就已經沒有什麼憧憬。」
「為什麼?」
「可能是我很喜歡悲劇吧...」
「悲劇?」
「因為看著悲劇時,會發覺自己擁有的原來是那麼多...所以,應該會珍惜。」

怎麼樣的誠實,才是誠實?

心中的那把量尺,又怎麼去衡量彼此?


當我看雲朵移動時,妳看到的,會不會只有靜止,還有一道顏色黯淡的彩虹?
其實我都不知道,我什麼也不能猜測,我無法衡量妳的認知、妳的孤寂,還有那些關於妳的一切。
我只能夠,把自己調到最好的角度,跳進深長的泳池中,去感受劇烈的衝擊、聲音模糊的水花,以及渾沌不明的未來。

「妳給我的感覺是獨立及超然。」

習以為常的批評,以前聽了,總是苦笑,可是那天晚上,電話聽筒的你,如此單純地說著,天真無邪,不帶有任何感覺,僅只,一句話。
你也知道,我還在查伺,勘查這一切,因為我,喜歡當個局外人,喜歡好好地挑個位子,觀望眼前的人群。

可惜的是,有的時候,會淪陷於自己的生物本能,內心分成好多個自己,無法融合成完整的一個人。

「你知道,一個人若還不懂的愛自己的話,他不值得別人的愛。」
「為什麼?」
「可能,會有危險吧...」

那一晚,我們在宿舍排著名單,我已經很清楚說了,那幾句妳們一點都不會相信的話。妳們眼中,我有多不理性...?
可是在某一方面,突然,就特別理性,特別地清醒,這如同在水中起起伏伏的我一樣,時而大笑,時而憂傷。

十八歲之前,沒人知道我有多封閉,沒人知道我有多厭惡自己,沒人知道我總是害怕人與人之間的沈默,沒人知道,我是那麼憤世嫉俗,處在人群裡,是多麼厭惡這樣的自己,好像,什麼都很差,什麼都做不好,從頭到腳,都是失敗品,能拿去回收,都該偷笑。十八歲之前,我到底建立了一個怎麼樣的內心世界,坦白說,我也不清楚,常常矛盾、怨恨、恐懼....在還沒遇到妳們及它們之前,我好像,是在做惡夢,一個惡性循環,永無止盡的夢。

現在,我有點被吵醒,被妳們的聲音,被隔了久遠、我所敬佩的人們所喚醒...醒了,更大的一切,等著我。

話說,已經不清楚這篇到底要寫什麼...從原本想寫自己對MR.RIGHT的觀點,過渡到自己身上(笑)。


我想,跟第一段一樣吧,我想要用這種的感覺,去保護我身邊的每一個人。

---------------------------------------------------------------------------------------------------------------------------------------------

*轉自女王的文章,內容很精闢,也很感人,最重要的是,把它應用到不只Mr.Right的空間吧...  :  )

Mr. Right
他們總是在找Mr.Right…

他們都說:「我希望可以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人!」可是他們老是在錯的時候錯過對的人,在對的時候愛上不該愛的人,又誤以為那個錯的人就是你尋找已久的Mr. Right,又或者是…永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Ready,才準備好去愛一個人。

他們說:「我好想知道我的Mr. Right在哪裡?」他們說:「誰可以告訴我…到底誰才是我的Mr. Right?」

那天下午跟一個朋友聊天,她說她最近和一個男生非常要好,那個男生很喜歡她,我問:「既然你們都互相喜歡,為什麼不在一起?」

她說:「他年紀比我大好幾歲,他說他要找的是結婚對象,是一生的伴侶。」

我問:「那妳呢?妳怎麼想?」

她說:「可是他怕我還不想定下來,怕我還年輕還有很多機會和選擇。可是,我也是想找個可以走一生的伴侶,我也很想結婚啊…」

我聽了忍不住笑了:「既然你們兩個都是想找一生的伴侶定下來,又互相喜歡對方,不敢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因為你們都害怕。」說完,我忍不住也虧了虧自己:「其實不只是你們,我也會害怕,我常在想,到底我要跟什麼樣的男人共度一生,我要的是什麼?即使我現在很清楚我要的是什麼,但是我找的到那樣的人嗎?我怎麼知道我遇到的男人是不是Mr. Right?」

她說:「是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會恐懼?我們不年輕,談戀愛不只是想玩玩或是喜歡就可以在一起,我們考慮的事情很多,我們失敗了幾次,慢慢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要的是什麼,我們想找一生的伴侶,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人,又害怕他到底適不適合我、我們可以在一起多久、他真的想定下來嗎、如果分手了該怎麼辦…」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朋友邊開車,我盯著擋風玻璃的雨刷來來回回的發呆。

我接著說:「我那天也跟別的朋友聊到,我們這年紀快30歲的女生,變的比較不容易去愛上一個人,去談戀愛,即使我們很喜歡很喜歡一個男生,但是我們考慮的事情變多了。因為我們不想再去談一段又一段的感情,每次又傷痕累累的讓自己痊癒再重新出發,我們沒有力氣玩感情遊戲,沒有力氣勾心鬥角,沒有力氣周旋於追求者之間,甚至沒有力氣劈腿、更沒有力氣失戀,我們只想找到Mr. Right,有個安穩和安定的生活…」

「對啊,你記得我的名言嗎?人生還有什麼事情比睡的安穩還重要!」是啊,我當然記得。

「應該說,人生還有什麼事情比幸福、安全感和睡的安穩還重要!」說完,我們一起哈哈大笑。

幸福、安全感,與睡的安穩,原來這麼簡單的事也是多麼奢侈的啊!

從去年以來吃過不少朋友的喜酒,在喜宴上有個朋友看了看全場雙雙對對的情侶檔,問我:「你看的出來什麼樣的情侶是會結婚,什麼樣的情侶不會嗎?」

「問的好!」我抬了抬下巴說:「你看前面那一對明年要結婚的情侶,你從那個男生看女友的眼神看到了什麼?」

「什麼?」他疑惑的皺了皺眉頭。

「堅定的眼神啊!」他聽完馬上拿起紅酒杯敬我一杯:「哈!好一個堅定的眼神!」

我常在觀察,我發現從很多朋友的男友或老公眼中看到,當他們跟女友出來的時候,你可以看到他看著對方的眼神是充滿了堅定與認定,他們即使忙碌時也迫不及待的把握每一秒都把眼神關注在女友身上,他們不會多關注其他女生一眼,他吃飯的時候會先注意對方有沒有吃到東西,只要手一有空一定放在對方的大腿上或握著她的手,深怕此刻不握著她就會溜掉似的。他們互看對方的眼神是如此的充滿默契、淡淡的一個微笑就能瞭解對方,當朋友問起他們近況,他會堅定的看著自己的女友告訴大家他們的生活、他們的計畫和未來,他們即將準備的婚期,他們侃侃而談,我總是微笑著傾聽。最後他們離開的時候,會微笑著手牽著手跟我們招手道別。每次我看著那些一對對的伴侶,我都覺得好窩心、好感動。

其實,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妳在他心中的份量。其實,我們要的,就是一個堅定的眼神。我們女人要的,也不過就是想要知道,我們在你心裡的地位,如此而已。

請讓我知道,我在你心中是擁有如此「堅定」的位置,如此堅定,不容置疑。

但是,我們常常不清楚,即使說了「我愛你」之後,我們在對方的心裡到底是什麼位置……從以前到現在,我以為說的出口「我愛你」、「永遠」、「你要不要跟我結婚」,說出口的那些話、那些請求、那些承諾,都是經的起考驗的,否則,我絕對不會說出「我愛你」、「我永遠愛你」,或甚至是「我想嫁給你」。但是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再也不相信那些說愛你的人不會傷害你,那些說永遠的人不會在下一秒離開你,那些說過想跟你共度一生的人不會就這樣離開了你的人生…

那麼,我一直很害怕,如果有一天,我們都不再相信了,到底還剩下什麼?

我有個交過許多女友的朋友跟我訴苦,他現在也好想定下來,他說:「我終於想找個港口。」

我有個好友跟我聊天,我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他說:「我喜歡的女生,都是那些玩過了也累了,想找個避風港好好在一起的女生,我想,我是最好的避風港。」

「避風港…」我想著這個詞,釋然的笑了。

當我試著作別人的港口,當別人試著伸手接納我,當我們都以為一旦船靠岸,我們就能一直廝守、永遠停泊,但我們卻阻止不了人生中那些不會屬於你的船收起錨、揚起帆,離你而去。甚至我們最後才知道,離開才是對我們最好的結局。你可以找到更適合你的船,他可以找到更適合他的港口。我們看過太多分離,習慣太多別離,最後,我們開始懷疑…

我們每一次都把自己當作他的最後一個港口,我們用盡生命的力量去愛一個人,然後我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去學習分離。但是下一次,我們還是敞開了手臂去當另一個真命天子的港口。

親愛的,我們希望你跟別人不一樣,我們願意相信愛情,不是因為我們相信童話故事,而是我們願意相信在任何最混亂的真實世界,你...一定跟別人不一樣。我們一定不會過著王子與公主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我們仍然期盼相信童話的可能,因為一旦我們不再信任了,我們怎麼能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告訴自己什麼叫做生老病死福禍與共不離不棄至死不渝?

我們不敢承認,我們最希罕的原來是我們最不願意相信的「永遠」。

我也好想要有一個人願意當我的避風港,我也好想要當一個人的港口,然後,我會用最大的力量去愛著他、保護他,作他生命中最後一個陪伴他的人。

也或許,我們都沒有足夠的能力去知道,到底誰是我們的Mr. Right,到底我們又要犯錯多少次、受傷多少次,流過多少眼淚才找的到那個港口,然後我們都願意永遠停駐在彼此的生命裡,牽著手迎接每一個清晨、每一個黑夜…

我願意相信永遠,不是我不會害怕、也不是我太過勇敢,我可以不相信這個世界,但是我願意信任你。

我希望,你有足夠堅定的眼神。

我希望,你的擁抱永遠是我的避風港。

請讓我知道,你一定會是我的Mr. Right.

請你出現的時候,記得大聲的告訴我:


「原來你在這裡,我等了你好久。」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w5357007
  • 我也喜歡
    不知道為什麼地
    很喜歡結局是悲劇,把自己心情稿的很糟....
    好矛盾阿


    然後上面的相片有我耶
  • 妙兒克蕾 於 2012/04/22 22: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