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不同的人的史料隨意接連起,意外成為一篇短文……


 

你騎著那台車,尾隨在我慢散的腳踏車,一路上,弧線不停地上揚,那一整排黃色的阿柏勒,溫暖的陽光就那樣灑在時間的短暫停留裡,之後,你騎來了我身旁,兩個人並排著成大醫學院的那很長很長的紅色磚牆。你說了什麼,然後藍色的天空一直延伸延伸,低下身子伸手去抓住地上散落一片的鳳凰花

鳳凰花,離別,須臾,還有我一直聽著的下雨天,H的身影,像洗照片時負片上的黑點,緩緩浮現是不是,我一直在暗室裡洗著照片?放入水中,拿了鎳子夾了照片,手晃動幾下,代表性地甩了甩,一張一張夾在長線上瀝乾。等待,我一直在等待,等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某個時候,我以為自己等的是M,但在他一步一步踏進又穿越我後,我才發現,那個人其實是我自己。

 

 


 

打開那一場串的視窗,快速往下移動,驀然停止,我關掉整頁版面,逼自己不要去看,關於你的一切其實不是想你,不是想見你,不是想跟你聊天,要怪,就怪微冬一點都不寒冷的觸感吧,莫名想起前年很多很多易碎的琉珠,不知不覺,很想找一個可以談天說地的人,僅止如此。

敲門聲音,惶恐,之後理性一點一點浮現,一眨眼,我又變回那個非常像學姐的樣子(我的錯覺?還是自以為是?),或是說,某層面來講,我非常非常想跟她一樣。

 




右眼瞧了動量守恆,左眼盯著桌下,目光切開一首一首的詩,忍無可忍的狂喜,瘋狂的舉動一一奔走,像因為世界末日來臨而逃亡的動物;囹圄中努力掙扎,我必須按下停止,讓溫水剎時止住,因為我的保溫瓶裝不了那麼多的白開水,我也喝不下那麼多,帶著飽和的孤獨,與那樣的你相見,或者--------

 




夠了,適合想像的季節,我不想承認自己其實很想念你,就算才剛見完面(考微積分一早,閉上眼睛回憶微積分,腦子浮現的竟然是你的笑臉 囧),就算我們﹍﹍﹍﹍﹍﹍,我知道,這一切都怪捉摸不定的台北冬天。

 




我想念的,都是我自己的倒影罷了,習慣在每個轉角的車窗,凝視自己。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