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如此的嗨~謝謝這麼棒的室友(話說我應該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這個先姑且擱置,之後再詳談XD),我已經很晚離開了,他們比我還晚而且他們都是迫切想回家卻有事情而不得已留下,跟我完完全全地相反呀,等等,我也不是不想回家呀,只是圖書館借的書還沒看完嘛(喔喔,有空再寫,這幾本書,一本關於瘋狂天才,另一本是詩集,然後G,別再說我在騙你了,我對你可是很誠實的,真的!),有許多藝文活動想參加,有很多人想見見聊聊。



考前,寢室的氣氛很清淡,期末前大家讀著各自的書,讀得不算太重,也不說輕,因為平時都有念,感覺好像在 一百公尺 深的水底走動,雙腳受到些微的dgh,但整體而言,走的還不錯(吧),正因此,四人偶爾又開始小八卦,尤其是æ與é的,那兩個人總讓我覺得我的八卦功力已經落後一大截了,好像在山上隱居太久,不自覺中宅化生活圈,所以他們就開始表我,表我越來越宅、瘋狂及髒亂,喔不不,那些好像是事實,總之,被表了就要趕快表回去。


「看什麼PPS呀,妳不是有報告要做喔。」可愛的æ對著電腦狂笑,加上一點尖叫,然後她開始吹起頭髮,似乎沒有聽到我說了什麼。


『拍什麼拍,妳去拍æ小姐啦。』MSN視窗的另一頭,G又莫名其妙地提起æ小姐,G與我同系,一臉特別樣,講話也很重,有種奇怪的腔調,好像是喉嚨卡了個什麼水龍頭,水滴不出來。


於是我轉身輕輕地在N的左肩摸了一下,「呀!!!!!!」她突然大叫,關掉吹風機,整個人跳了起來,而且隔了一個櫃子的é也在尖叫,「很恐怖耶,妳幹嘛拍我呀。」「嘿咩,妳降讓我以為我們宿舍有什麼」é按PAUSE後一臉正經卻又搞笑樣,她也在看影片,看的是她口中比人文醫學導論還要好看的影片。


『就跟妳說了嘛。』G的視窗跑出這幾個字。我只能說他跟我們寢室的冤仇(!?)不淺,之前因為我不時打電話去騷擾他(喔對,那時我還沒有電腦,我的宅宅生活還沒開始),兩人在電話兩頭嘰哩咕嚕將近兩個小時,還好是宿舍電話,否則我準被父親大人召回,接受皇后娘娘的諄諄教誨。


  G的聲音很大聲,他講電話總是很誇張的笑,很奇怪的說話方式,好像很痛苦,可是配上他的臉,只有兩個字:絕配!他實在是很容易親近的對象,幾乎跟誰,他都能聊的起來,連瘋狂與文明的老師也喜歡點他,要他發言。還有他很喜歡一直剪頭髮,明明已經很短,明明配上他的臉已經夠奇怪的了,他還是要剪,結果大家看到他的新造型,都很大方的送他幾片笑聲。和G聊天毫無壓力,想說什麼,吐嘈、正經、八卦一起來。


先前電腦還沒來時,我每天只能看散文、寫文章、跟G聊天。


    「ㄟㄟ,妳也聊太久了吧。」æ開始抱怨,然後é和ü也跟進。


    三個人不約而同開玩笑,什麼在一起在一起,「妳那邊怎麼傳來奇怪的聲音呀?」幼稚又無聊,要不是我的筆電還沒來,我也不用跟G在這邊聊(我們直接線上聊XD)。


     我聽到電話另一頭也傳出一些聲音,不是G的聲音,是他室友,在那邊喊什麼在一起在一起,索性(所幸?)我提議寢室聯誼(紅娘正式上身),那時三位美女都還單身「你們那寢有什麼科系的,說不定這裡的認識」「有________」喔喔,跟我這裡差不多耶,我問了問三位的意見,然後我又被ü表了。


     當紅娘真的不容易,我感嘆。唉不是被嫌我認識的都是怪人,要不就是性向不明等等理由,不過,真愛要靠自己挖掘呀,各位,紅娘只是教人怎麼去挖罷了(越描越黑= =),祝各位幸福,這篇我就要草率地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