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總發生些插曲,當下或許會想站起來破口大罵,抑挑戰權威,只是軟弱的個性沒什麼說服力,還是微笑地面對台上的鱧魚及蛆蟲,幾首詩狠狠地切入右手,驚訝之餘,拿起筆,把情緒向空中一拋,兜成一個,人影。


〈默劇〉
------perdu老師

拉開污穢的視線

  停止蠕動  肥大卻

渴求更多  胺臭的

 

以為已然  泅泳

整巷的餿水

以為已然  攫獲

整街的碎肉

 

  反覆地

來回嚼爛  齒縫間

一小便   

 

收起清潔的視線

  匍匐前進  牠的軀

賣力扭擺

毫無意義的

默劇


〈鱧腥〉------mishmash老師

一襲黑斑  裹覆

黃褐的肉身

貪婪地  叼了幾隻棄鞋

硬是  套上魚尾

企盼鞋臭淹沒

咄咄逼人的  魚腥

 

笨重滑過湖水

瞪大魚眼  覬覦

整塭的  淡水養殖魚

凶猛  學狗咆哮

半魚半狗的怒嗥  化為泡影

 

唾沫流斥  魚塭

眼瞼持續  瞠大

巴恨不得

咬爛  一群幼魚

大啖  血腥美味

 

突然  一張利網

連肉帶骨  輕鬆拔起

 

「喔,好臭。」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