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去成大打乒乓,拍子揮呀揮地快睡著了,對手的球仍舊強勁,RAS呈現半活化狀態,勉強稱撐開眼皮,告訴自己要和他比到最後,沒想到,望見地上的瑣碎雜物,一首詩便又誕生。
*<街>基本上挺隱翳,誦吟當下可能會覺得只是單單愛情,但其實不然,這首詩可以解釋許多東西,就端看各位怎麼去放縱天馬行空。




<地下室>

毫無半點力學的 上舉

機械式 來回擺動拍子

幾隻螞蟻

搬運地上殘留的煙蒂

托著疲累 爬上桌腳

 

直覺鏽了

掉滿一地  碎詞

被螞蟻

逐字逐句地扛回家

 

來回的碰撞聲

誕生出更多更多的

蟻群

恍然的面孔

漸漸拉上眼簾

墜入陰幽的盡頭

探尋不可能中的可能

 

一粒球衝向另一粒

磁針銳利地

刮磨耳鼓

削薄軟圓窗

扯開發條 將黑膠重新安置

固定霉菌恣生的細針

 

臥躺蟻堆

她只是 靜靜地

安穩沈睡

抱著秘密  似蟻穴般的

秘密

 





<>

挺起腰桿

直立穿越

寂靜的巷口

等待   一縷不存在的

魂煙

 

幾隻小貓沿著腳緣

喵喵敘訴

形而上的存在主義

喵喵敘訴

行而下的普普藝術

 

妳腳上的標記

淤青  另一個夜晚

硬化的靜脈

堵塞了妳和他

原本相遇的  千種可能

 

無風的暗夜

朝妳猝湧而來的溫柔

哽咽喉頭

充滿想像的意外

 

習慣性地等待

脊樑抵住 

一排又一排的山峭

在吟誦之間

等的又等著

不歸魂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n
  • 快睡著時也能寫詩
    妳的大腦還真怪怪的
  • 妙兒克蕾 於 2012/04/22 2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