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詩,算是彌撒告別,一種心靈層次上的成長。和先前的詩風有點出入,沒有太浪漫或婉約,有點類似黑色幽默,想表達的也往往在詩的尾巴呈現,比較好懂。我個人最喜歡:裁你熟睡的季節,逐一剪破,未醒的淡季碼頭。

*的確,〈未〉是給M的,因為夢總是得清醒,現實,沒有熟睡的幸福。



〈狂〉

五張影  細嚼慢嚥

光譜上的萊曼

啃完  屍骨無存

又拿起  另一頭的 巴耳麥

 

大快朵頤

整整塞了滿地球的

科學理論

 

須臾  影子J漸漸萎縮

甫吞食的紫外線

不知怎麼地

開始燃燒  J盲人黑的肚皮

 

熱及光線

攻陷J無聲的形體

四張影的惶恐

瘋狂 正面彈性碰撞

與四面牆

 

J 異常冷靜

彎起瞧不著的一弧線  木訥緬靦

「自光誕生,亦自光

滅亡。」

 

那麼  深愛我所深愛

此去人間

應是吾怨吾尤嗎?

 

 

 

 

 

 

 

 

 

〈夢〉

伸手捻熄

滿間的光線、影子

 

蟬翼的黑

薄似夢境的一層糖漿

吸吮一口

瞬時溶地  無影無蹤

 

咂了咂嘴

掀起夢的漣漪

 

暗夜的一葉小舟

乘載偷來的寂

遠渡

負荷千顆頭顱的

載浮載沈

 

高聳入雲的金屬大廈

叱吒

擴張蔓延  綠洲的暮春之地

 

空無一人

彷若  被遺落的  文明

透明如鑽

六角形的巨大電梯,停泊

 

困惑歌而溢出

龐大由潔淨的多度空間

一陣甜  隨風,漾開

這般詭譎及安詳

 

  是你坐於裡頭

輕吟  席慕容

 

 

 

 

〈未〉

奔走曲線的痕跡

撿拾不完整的片段

思於下一個紅燈

再度開花、結果

 

再多的漁網

也捕捉不完

殘缺的  距離

 

倒不如

借一借燕的黑尾

裁你熟睡的季節

逐一剪破

未醒的淡季碼頭

 

「我還錨於

出航時種種美麗的初衷

還乘載著對妳的種種想望。」

 

一線鋼絲鬆動

輕如羽的你

沈重地  死去

也忘了

風起之際的  出航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