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人們寫了好多關於想念的事情、人物和地方,在盒子外頭一直打轉,描述思念的龐大、綿延與無盡,卻沒有人寫出思念的模樣、思念盒子裏頭的花紋、形狀與味道。

然而,我們卻不停尋找,最適合裝進思念的那枚小盒子,偷偷地將想念安置。






原來,想念是那麼難以捉摸、沒有形體,龐大而將人從頭到腳淹沒。

我問你想念是什麼、要怎麼想念、為什麼想念你靜默些許,慢慢地梳爬思緒,將他們緩緩轉換,從口中吐出。你說想念有畫面,裏面盡是我們膩在一起的樣子:過去、現在、未來,彷若投影片,一頁頁的投在眼簾,你坐在螢幕前面,像個天真無邪的幼兒,安份的專心、注視眼前的風景。滿足地看著,偶爾偷偷笑著或是皺眉。你說思念不可考據,那是人的核心感受,人,一定會有思念。因為是人,有情緒有記憶有空閒的時刻,所以自然而然有了思念。

筆記中盡是想念的文章,寫了這麼多關於想念你的句子,卻還只是在盒子的外頭繞著,繞了四圈、五圈,我抬起頭,望著遠方一望無際的淺藍蒼穹,天空好大,沒有一朵白雲、一隻野鳥,我發愣地看著,隨著空氣的移動發現偌大、空無一人的教堂,藍色、綠色、黃色的窗戶,用拼貼湊起來的大房子。

我一邊拼貼故事一邊想念,拼湊你每一個動作、眼神與說話的嘴型,所咀嚼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每一種概念。我總是先用簡短的字詞抓起瞬間,貼出骨架後,習慣等待空著的下午,把每個碎片,從時間裏面,拉回來,用記憶和雙手,黏貼出原本的風景和感覺。

我喜歡替時間、地點與人群貼上五顏六色的碎紙,但是時間老是不夠。我開始在電話中對你唱歌、念著自己甫完成的文章,定時在每個用餐後傳簡訊,一封比一封還要露骨、直接;睡前一定要打開你我之間的對話,一句一句重新欣賞,看起真實的對話小說,抱著厚重的棉被溫味收到時的芬芳與甜美,才滿足的離開真實世界,讓靈魂散於夢境之中。

自古以來,人們寫了好多關於想念的事情、人物和地方,在盒子外頭一直打轉,描述思念的龐大、綿延與無盡,卻沒有人寫出思念的模樣、思念盒子裏頭的花紋、形狀與味道。

然而,我們卻不停尋找,最適合裝進思念的那枚小盒子,偷偷地將想念安置。



 

全站熱搜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