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又要前往何處呢? 








 

        轉彎再轉彎是不是注定要轉彎才望得見遼闊無際的大海?那座美麗的山,也許是她曾經渴望的攀爬,在裡頭,有無數的彎,迷路了,拐個彎,又是另一幅風景,或許起初的平坦毛絨的青草小徑,誘惑懵懂無知、尚未習慣現實爾虞我詐的她,於是,興高采烈、手舞足蹈,自然地往前走去,以唯一路花朵綻放、相安無事,殊不知,前頭突然來個千尺萬仞,深不可觸的懸厓,她沒有縱身一躍的勇氣,那認知也幫不上什麼忙,悻悻然,一個人臨壁而坐,似乎忘記走回頭路,忽然,巧遇見另一位旅人,「去看看海吧!」他如此地說。「海,是什麼?」她瞥了頭問問。

 

「妳自己。」旅人留下這句話後,匆匆上路,一臉茫然的她,開始思考,要怎麼走,才找得到大海;那年,她遇見了河流,氣勢磅礡在沙漠化的草原上,畫出粗大的一條皺紋。河流,來的太急、太快,把所有的泥沙、石子全捲了進去,草原,得到濕潤,肥沃了起來,茁壯她原本應該乾枯的生命,水流,變成她重新成長的支柱。

 

 河流到了緩坡,越來越慢,承載的石子,越來越少,最後,她擱淺,擱淺在沙岸,因為河流棄她離去了,他已經抵達大海,而她,傷痕累累地趴在岩礫上頭,沒有太多力氣,縱身躍入大海。

 

    孤寂總伴隨著愛,也壯大了愛。

 

    她的孤獨,在於睥睨集體暗示作用而又掙不出這道鐵壁,如果衝得破,她又應以什麼樣的詞彙詮釋感官到的這一切?還會有悲哀及歡樂交集時的感動嗎?還會孿生輕微的喜悅與莫名的憂傷嗎?記憶體裡,還能裝載下河流曾經帶來的豐腴嗎?她還能在躍入大海後,憶起屬於河流冰涼的溫度嗎?那樣的世界,還會有她嗎?

 

     這回,不用轉彎,大海,在她眼簾前呼嘯。

 

創作者介紹

妙兒克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